威廉五分彩危情七日:特朗普如何将美伊推向战争边缘

伊朗民众哀悼苏莱曼尼少将。
伊朗民众哀悼苏莱曼尼少将。

华盛顿——飞机晚点了,击杀组很担心。国际航班表显示定于下午7点30分从叙利亚大马士革起飞前往巴格达的鞑靼之翼航空公司6Q501航班已经出发;但实际上,机场的一名线人报告称,飞机仍在地面上,目标乘客尚未出现。几个小时过去了,一些参与者在想要不要取消行动。接着,就在飞机舱门关闭之前,一支载着伊朗安全事务主脑卡西姆·苏莱曼尼将军的车队抵达停机坪,苏莱曼尼与两名护卫一起登上了飞机。6Q501航班在晚点三个小时后起飞,目的地是伊拉克首都。飞机于午夜刚过的12点36分降落在巴格达国际机场,最早下飞机的是苏莱曼尼及其随从。等候在舷梯下的是与伊朗关系紧密的武装组织负责人、伊拉克官员阿布·马赫迪·穆汉迪斯。两辆汽车载着这些人驶入夜幕——美国的MQ-9收割者无人机正悬在他们头顶。12点47分,几枚导弹中的第一枚击中车辆,令其陷入一片火海,在车内留下了10具烧焦的尸体。

这次行动击毙了伊朗革命卫队圣城军指挥官苏莱曼尼,将美伊两国推向战争的边缘,并使世界陷入了动荡不安的七天。这七天的故事,以及此前数月的秘密筹划,是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任职三年以来最危险的一个片段。总统决定让两国数十年来的紧张对峙升级,从而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了一场非同寻常的动荡,而其中大部分是在幕后进行的。在从欧洲到中东的各国首都,领导人和外交官力图阻止又一场全面的战争,而在白宫和五角大楼,总统及其顾问下令向该地区派遣更多的部队。欧洲领导人对于被蒙在鼓里感到愤怒,纷纷出面阻止伊朗进一步升级其行动。如果伊朗真的这么做了,美国已经计划好打击一艘指挥舰,并发动网络攻击以令伊朗的石油和天然气行业陷入局部瘫痪。

1月3日,卡西姆·苏莱曼尼少将乘坐的汽车遭到空袭后的巴格达机场。袭击共导致10人死亡。
1月3日,卡西姆·苏莱曼尼少将乘坐的汽车遭到空袭后的巴格达机场。袭击共导致10人死亡。
德黑兰广告牌上的苏莱曼尼将军(左),以及同时死于无人机袭击的伊拉克官员、与伊朗过从甚密的武装组织负责人阿布·马迪·穆罕迪斯。
德黑兰广告牌上的苏莱曼尼将军(左),以及同时死于无人机袭击的伊拉克官员、与伊朗过从甚密的武装组织负责人阿布·马迪·穆罕迪斯。

但美国也通过瑞士的中间人发出了秘密信息,敦促伊朗不要做出如此激烈的回应,以免特朗普觉得有必要采取进一步行动。伊朗的回应是向美军基地发射了16枚导弹,但没有伤及任何人,这是一种相对无害的武力展示,随后,一条消息通过瑞士传回来,称复仇行动目前已经告一段落。这条信息在收到后五分钟内被转到华盛顿,说服总统放弃进一步的行动。到了这一周的最后,许多人担心的战争并没有发生,特朗普吹嘘他消灭了一个美国的敌人。但是两国之间的争斗并没有真正结束。伊朗可能会找到其他方式进行报复。伊拉克领导人可能会驱逐美军,这是苏莱曼尼生前曾尝试但未能做到的事情。这段插曲一时间给了特朗普的盟友一些值得庆贺的东西,令人们将注意力从即将到来的参议院弹劾审判上移开,但现在甚至连共和党人都在质疑特朗普,他们认为,他和他的国家安全团队在解释袭击行动的合理性时不断改口。国务卿迈克·庞皮欧最初表示,有必要预先阻止“迫在眉睫”的袭击,总统将这一理由放大,称有四个美国大使馆成为袭击目标。但政府官员表示,他们实际上并不知道这种攻击可能在何时何地发生。一些高级军事指挥官对特朗普选择了他们认为具有不可预见后果的冒进选项感到震惊。本文基于对特朗普政府数十名官员、军官、外交官、情报分析师以及美国、欧洲和中东的其他人士的采访,就可能是特朗普总统任内最重要的七天给出了新的细节。

施展力量,为烈士祈祷

实际上,这场对抗的开始可能纯属意外。多年来,伊朗一直在伊拉克资助代理武装,与2003年入侵后驻扎在那里的美军争夺势力。从去年秋天开始,伊朗支持的武装组织向驻伊拉克美军基地发射火箭,让人心惊胆战,但并没有造成多少破坏。去年12月27日,基尔库克附近的K1军事基地再次遭到火箭袭击,导致美国平民承包商纳乌尔斯·瓦利德·哈米德丧生,数人受伤,唯一令人意外的是有人员伤亡。上个月,由伊朗支持的武装组织真主党又向美军基地发射了至少五枚火箭弹,但没有造成死伤。监控真主党和苏莱曼尼卫队通讯的美国情报官员了解到,伊朗人希望继续对美国人施压,但无意升级这场小规模冲突。美国官员说,火箭弹选择的时间地点通常应该是不会有美国和伊拉克人员在的,哈米德遇害纯属不幸的意外。但这对特朗普和他的团队来说并不重要。有一个美国人死了。

6月,总统曾在最后10分钟取消了报复性打击,在其他方面也避免对伊朗的挑衅采取军事行动,如今他又面临选择。顾问们告诉他,伊朗可能将他先前不愿使用武力误解为软弱的表现。为了重建威慑力,他应该授权采取强硬回应。总统同意两天后对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五个地点进行打击,杀死了至少25名卡塔伊卜真主党成员,另外还有至少50人受伤。

伊朗支持的武装人员在伊拉克境内一次美军空袭中丧生,人们上月为死者举行葬礼,那次空袭是对导致美国承包商丧生的火箭弹袭击的报复。
伊朗支持的武装人员在伊拉克境内一次美军空袭中丧生,人们上月为死者举行葬礼,那次空袭是对导致美国承包商丧生的火箭弹袭击的报复。 
作为对美国空袭的回应,亲伊朗抗议者在同一武装组织的许多成员支持下冲进美国驻巴格达大使馆园区。
作为对美国空袭的回应,亲伊朗抗议者在同一武装组织的许多成员支持下冲进美国驻巴格达大使馆园区。

两天后,也就是12月31日,在同一武装组织的许多成员支持下,亲伊朗抗议者冲进美国驻巴格达大使馆园区内并纵火。特朗普和他的团队担心1979年伊朗使馆被占领或2012年利比亚班加西外交使领馆遇袭事件重演,于是命令100多名海军陆战队员从科威特赶往巴格达。不过特朗普还是变得越来越不安,准备授权做出更强势的回应。12月31日,抗议开始后,他的团队开始传阅一份机密备忘录,由他的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签署,其中列出了潜在目标,包括伊朗能源设施和一艘苏莱曼尼卫队的联合指挥舰,用于指挥小型船只在伊朗海域附近骚扰油轮。数月来,这艘指挥舰一直是美国人的心腹之患,尤其是在一系列针对油轮的隐蔽攻击之后。备忘录还列出了一个更挑衅的选项:采取军事打击杀死特定的伊朗官员。据看到报告的官员称,其中提到的目标里就有苏莱曼尼。苏莱曼尼在美国并不是家喻户晓的名字,但美国官员认为,他对中东的动荡与死亡要负最大责任。作为精英部队“圣城军”的指挥,苏莱曼尼实际上是伊朗第二号权势人物,参与了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和也门的代理战争筹划,其中包括一系列路边炸弹袭击和其他恐怖袭击,导致伊拉克战争最激烈的时期里约600名美国军人丧生。62岁的苏莱曼尼有一张窄脸,头发灰白,留着短须。经过阿拉伯之春和与伊斯兰国的战争,他近年来已成为公众人物,通常会和伊朗实现地区主导优势的行动联系在一起。有照片显示,他访问了伊拉克或叙利亚的前线,在德黑兰会见伊朗最高领袖,并在黎巴嫩与真主党领导人哈桑·纳斯鲁会面。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去年访问德黑兰时,接待他的也是苏莱曼尼。

到2019年底,伊朗已经取得一系列让苏莱曼尼值得夸耀的成就:伊朗的长期盟友阿萨德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稳固掌权,并在一场多线作战、持续多年的惨烈内战中获胜;“圣城军”成为以色列边境地区一个固定的存在。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被击败,这在一定程度上要感谢他执掌的地面部队,在伊斯兰国问题上,他和美国是有共同利益的。

德黑兰的建筑物上悬挂着苏莱曼尼少将的画像。作为精锐部队“圣城军”的指挥官,苏莱曼尼是伊朗事实上的第二号人物。
德黑兰的建筑物上悬挂着苏莱曼尼少将的画像。作为精锐部队“圣城军”的指挥官,苏莱曼尼是伊朗事实上的第二号人物。 
2017年伊拉克和叙利亚边境,伊朗支持的武装组织“人民动员”的成员。
2017年伊拉克和叙利亚边境,伊朗支持的武装组织“人民动员”的成员。

官员们表示,在过去18个月里,他们一直在讨论是否要以苏莱曼尼为目标。今年5月,随着四艘油轮遭到攻击,伊朗与美国的紧张关系达到顶峰,时任总统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要求军方和情报机构拿出新方案遏制伊朗的步步进逼。呈送给博尔顿的方案中包括击毙苏莱曼尼和其他卫队领导人。当时,追踪苏莱曼尼行踪的工作开始增加强度。到9月,美国中央司令部和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被纳入这一工作,以规划可能的行动。据一名参与此事的官员透露,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招募的特工开始汇报苏莱曼尼的动向。苏莱曼尼在元旦那天踏上了此生最后一次行程。他先是飞往大马士革,然后乘车前往黎巴嫩,与真主党领导人纳斯鲁拉会面,当晚才返回大马士革。纳斯鲁拉在后来的一次讲话中说,在会晤期间,他警告苏莱曼尼说,美国新闻媒体正在关注他,并刊发他的照片。“这是为暗杀他所做的媒体和政治准备,”纳斯鲁拉说。但据他回忆,苏莱曼尼笑着说,自己希望成为烈士,并请纳斯鲁拉为他祈祷。

在间谍总部,看到“马赛克效应”

同一天,在弗吉尼亚州兰利的中情局总部,吉娜·哈斯佩尔正在设法帮他实现这个愿望。作为局长的哈斯佩尔得到情报显示,苏莱曼尼正准备从叙利亚转移到伊拉克。官员告诉她,还有其他情报显示,他正在策划一场大规模袭击,目的是将美军赶出中东。没有任何明确情报。官员们说,中情局官员只是谈到“马赛克效应”,多种零散的信息拼凑在一起,表明苏莱曼尼正在黎巴嫩、也门和伊拉克地区组织代理部队,袭击美国大使馆和基地。

国务卿迈克·庞皮欧后来声称,伊朗发动的袭击可能导致“数百人”丧生,但也有官员表示没有具体的情报显示存在这一情况。
国务卿迈克·庞皮欧后来声称,伊朗发动的袭击可能导致“数百人”丧生,但也有官员表示没有具体的情报显示存在这一情况。
官员们说,中情局局长吉娜·哈斯佩尔赞成杀死苏莱曼尼将军的行动。
官员们说,中情局局长吉娜·哈斯佩尔赞成杀死苏莱曼尼将军的行动。 

特朗普的高级顾问们几乎一致同意杀死苏莱曼尼,但一些五角大楼官员感到震惊,总统选择了他们认为最极端的选项,一些情报官员也担心总统没有充分考虑可能的长期后果,特别是如果在伊拉克国土采取行会促使伊拉克驱逐美军。苏莱曼尼死在了巴格达机场的一座废墟中。总共有10人死亡,包括苏莱曼尼、穆汉迪斯和他们的助手。穆汉迪斯曾参与真主党的创建,该组织是去年12月27日导致那名美国承包商丧生的火箭弹袭击的元凶。特朗普发表了挑衅性的威胁,如果伊朗报复就将其摧毁,包括其文物——这是违反国际法的——引发了国际社会的愤怒,他自己的国防部长不得不公开否认这一威胁,称那将是战争罪行。特朗普在世界舞台上基本上是孤家寡人。没有哪个欧洲大国对无人机袭击表示支持,尽管这些国家的领导人也认为苏莱曼尼手上沾满鲜血。特朗普退出2015年与伊朗达成的核协议一直是争论的重点。欧洲领导人对他单方面退出深感不满,认为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启动了一系列制裁和相互指责,导致了七日对峙,以及现在伊朗核计划的重启。实际上,这七天中最重要的欧洲国家是瑞士,自1980年美伊断交以来,它一直是美国和伊朗之间的中间人。一位瑞士分析人士说,袭击行动几小时后,瑞士驻德黑兰大使马库斯·莱特纳前往伊朗外交部。

美国人通过瑞士给伊朗人发了一封信警告说,任何报复无人机袭击的行为将促使特朗普采取进一步的军事行动。革命卫队副指挥官阿里·法达威海军少将对伊朗国家电视台说,美国人表示“如果你想报仇,要与我们的行动对等”。伊朗人不知道的是,特朗普已经同意将原先考虑的其他地点——石油和天然气设施以及指挥舰——作为目标,如果伊朗对无人机袭击做出回应,有必要的话,这些将是进一步报复的部分目标。官员说,周二,国家安全局下属的国防特种导弹与航天中心搜集了多方面信息,包括卫星图像和通讯截获,得出伊朗即将对伊拉克基地进行导弹袭击的结论。该中心向白宫发出了警告。副总统迈克·彭斯和奥布莱恩立即前往位于地下的白宫战情室,总统和庞皮欧随后加入。在五角大楼,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参谋长联席会议全体人员以及主席马克·米莱将军在三楼会议室开会,讨论了如何将该地区的部队和家属转移到更安全的地方。

2014年伊朗南部波斯波利斯古城遗址。特朗普公开威胁要袭击伊朗文化遗址。
2014年伊朗南部波斯波利斯古城遗址。特朗普公开威胁要袭击伊朗文化遗址。

下午5:30刚过,战情室的扬声电话传来了机器人般的声音。“长官,有迹象显示,祖鲁时间22:30有从伊朗西部向伊拉克、叙利亚和约旦方向的发射。”前方来报的频率开始增加。导弹是分批发射的,但大多数朝着伊拉克的阿萨德空军基地飞去,该基地有2000名美军。一小时后轰炸结束,但基地指挥官命令部队继续躲在掩体中,以防还有更多导弹来袭。袭击结束约一个小时后,大约7:30,埃斯珀和米莱前往白宫与特朗普会面。导弹破坏了一架直升机、一些帐篷和其他建筑物,但由于提前得到警报,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另一个消息通过瑞士传来:就这些了。伊朗的报复到此为止。美国人对通讯的速度感到震惊;瑞士收到伊朗方面的消息五分钟后,特朗普和庞皮欧就收到了。翌日早上,特朗普在白宫发表讲话,谴责伊朗的“恐怖活动”,但他明确表示不会再进行报复。“伊朗似乎后退了,”他说,并且他“愿意与所有想要和平的国家和平相处。”经过七天的刀光剑影和增兵部署后,即将爆发的战争戛然而止。但是在安全机构内部,很少有人认为危机已经过去。他们预计在未来几个月内,伊朗会重新组织并找到反击的方法。“苏莱曼尼是个鼓舞人心的人物。他是民族偶像。他是斗争的化身,”华盛顿阿拉伯海湾国家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阿里·阿方尼说。“但是,他也只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组织里的一个非常小的部分。”“是的,组织被斩首了,”他还说,“但并未被消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