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声称新冠“零感染”,这可信吗?

2020年4月1日

本月,朝鲜平壤一家肥皂工厂生产消毒剂。
本月,朝鲜平壤一家肥皂工厂生产消毒剂。

韩国首尔——2月初,朝鲜病毒研究所的科学家申东云赶赴与中国接壤的西北边境,在那里废寝忘食做了300个检测,对一群人进行评估,以“保护国家免受新冠病毒的入侵”。朝鲜官方报纸《劳动新闻》上刊登的这类报道,使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到了围绕新冠肺炎大流行的一个极为奇怪的现象上:在世界各国都在为疫情暴发苦苦挣扎之际,朝鲜怎能声称自己没有一例病例?朝鲜采取了一些最严厉的应对措施,而且比大多数国家都要快。它在1月底关闭了边境,切断了与邻国中国的贸易往来,后者占其对外贸易的十分之九。它打击了保持繁荣的黑市正常运转的走私者。它将所有驻平壤的外交官隔离了一个月。这个极权主义国家控制人口流动的独特能力,协助了它控制疾病的尝试。

但数十年的孤立和国际制裁破坏了朝鲜的公共卫生系统,引发了对其应对疫情的医疗供应不足的担忧,许多人担心疫情其实已经暴发。“你可以马上看到,如果激增的Covid-19患者涌入会怎样,”哈佛医学院讲师基·朴 博士说,他曾与朝鲜医生合作,帮助改善该国的卫生系统。“它将很快压垮整个体系。”

朝鲜国家媒体本月发布的一张照片显示,金正恩在首都一家新的综合医院的奠基仪式上。
朝鲜国家媒体本月发布的一张照片显示,金正恩在首都一家新的综合医院的奠基仪式上。

许多朝鲜观察人士对该国声称的零病例表示怀疑。但是,由于缺乏检测设备,它可能的确还没有发现一例病例,基·朴说。“因为他们可能有病例,但不知道该怎样检测,”他说。“所以他们可以说,‘我们还没有证实这一点。’”一些人指责朝鲜为了维持秩序而隐瞒疫情。“他们说没有病例,这是公然说谎,”位于首尔的脱北者协会秘书长徐载坪说。他说他从朝鲜的联系人那里听说,3月中旬,在东海岸城市清津,一个三口之家以及一对老夫妇死于该病毒。“朝鲜最不希望看到的是,当朝鲜人意识到一种无法治愈的流行病正在夺去人们的生命,可能会引发社会骚乱。”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清楚地意识到这种病毒对该国破旧的医疗系统构成的威胁。据知情人士透露,2月13日华盛顿宣布将允许运送与新冠病毒相关的人道主义物资时,朝鲜罕见地请求救援组织提供紧急援助,包括诊断工具。最近几周,朝鲜官方媒体发表了令人担忧的报道,详细描述了这种冠状病毒在世界各地造成的死亡:韩国的病例滚雪球般增长;意大利尸体成堆;在美国,“惊慌失措的居民”囤积“枪支弹药”。

上月,工作人员在平壤一家百货商店消毒。
上月,工作人员在平壤一家百货商店消毒。

他们将这些报道与朝鲜疾病控制官员身穿全套防护装备、在首都平壤的公共汽车、有轨电车、操场和酒店健身房喷洒消毒剂的照片进行对比。制衣厂正在生产口罩而不是衣服。全国上下都在努力把鸡蛋、肉和鱼送到那些被隔离的人手里。根据朝鲜自己的说法,全国已经隔离了1万人。朝鲜官方媒体《劳动新闻》本月报道称,对于朝鲜如何做到这一点,国际疾病防控官员“都感到惊讶”。但今年2月和3月初在中朝边境惠山市拍摄的视频片段显示,朝鲜在疾病控制方面的努力远没有那么令人满意。《纽约时报》看到的一段被偷偷交给韩国人权活动人士金承恩牧师的视频片段显示,人行道上覆盖着一层肮脏的冰泥,路边的红色木制标识上写着“消毒站”。一名身穿绿色塑料制服、背上有一罐消毒液的官员无所事事地站着。一辆银色的面包车在镇上疾驰,大声宣扬戴口罩的重要性。在另一段视频中,一栋看上去像廉价公寓的房子门上贴着写有“隔离”的标牌,金承恩说,可能有症状的人被关在那里。金承恩说,由于政府限制了国内旅行,他的一个朝鲜联系人在访问了另一个城市后一个月都无法回家。由于朝鲜的公共交通网络拥挤,疾病控制需要这些限制。该国的信息封锁,加上外部卫生专家无法进入,令外界对朝鲜的疫情应对一无所知。

上月平壤的通勤者。
上月平壤的通勤者。

上个月,总部位于首尔的网站报道了200名士兵以及另外23人的死亡,怀疑是因为感染冠状病毒。该网站雇佣了在朝鲜的匿名线人。脱北后在首尔成为记者的姜美珍说,无论他们多努力地搜索,她在朝鲜的联系人都找不到一例官方宣布由冠状病毒导致的死亡。在过去,朝鲜禁止谈论或淡化流行病、军事叛乱、人为灾难或任何其他可能破坏人民对政府的信仰的事情。但这一次,朝鲜人权组织No Chain的领导者、脱北者郑光日说,朝鲜异常积极的行动,加上在拘捕民众方面得天独厚的优势,也许阻止了毁灭性的疫情暴发。郑光日说,中国的疫情一经报道,朝鲜就将所有中国游客聚集在东北城镇罗先,并将他们在一个岛上隔离了一个月。“可以肯定地说,在朝鲜有病例,但是我认为那里的暴发没有我们在韩国、意大利和美国看到的那样大。”位于首尔的朝鲜卫生与福利研究中心负责人安庆秀说。该中心负责监测朝鲜的卫生系统。“朝鲜人被训练得在危机期间以井井有条的方式服从政府命令。但是,如果病毒开始在营养不良的人群中传播,就有可能失去控制。”安庆秀说,在平壤等大城市都可以获得中国的测试盒。金正恩本月视察了一次导弹试验,周围的军官没有戴口罩,证实了传言。安庆秀说,他们肯定是检测呈阴性了才会这么做。

朝鲜官方媒体本月发布的一张照片显示,在中朝边境的新义州,工人们给一列货运列车消毒。
朝鲜官方媒体本月发布的一张照片显示,在中朝边境的新义州,工人们给一列货运列车消毒。

但是,分析人士说,冠状病毒使金正恩陷入两难境地。3月17日,他参加了一座将在10月完工的现代化医院平壤综合医院的破土动工仪式。但是此类项目在朝鲜依赖大规模士兵动员,这些士兵连续数月同吃同住,在流行病蔓延期间,这会增加大规模感染的风险。

到本月,一些援助开始到达朝鲜,以应对这种病毒。俄罗斯捐赠了1500个检测试剂盒。据信中国也已经送出了诊断工具。联合国已开始放开制裁,让诸如红十字会这样的援助组织运送检测机器和诊断工具以及呼吸机和防护设备。但是运输速度缓慢。红十字会发言人埃莉·范巴伦表示:“鉴于全球各地供应短缺,以及可用物资分布在不同的地方,我们仍在进行采购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