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让纽约成了美国的疫情中心?

2020年3月25日

周日,布鲁克林一个支票兑换点。官员建议人们保持六英尺的间距以防止冠状病毒传播。
周日,布鲁克林一个支票兑换点。官员建议人们保持六英尺的间距以防止冠状病毒传播。

为减缓冠状病毒传播,纽约已经关闭了学校,令非必要商家停业,并敦促居民几乎全天待在家里。但在抑制新增病例方面,它面临着一个明显的障碍:摩肩接踵的人口密度。
纽约比美国其他任何主要城市都要拥挤得多。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显示,全市每平方英里有2.8万居民,人口密度排第二的城市旧金山每平方英里有1.7万居民。在这么小的空间里,在拥挤的地铁、繁忙的操场和蜂巢般的公寓楼,所有人似乎都在帮助病毒迅速传播,形成不断扩大的感染范围,使纽约成为美国的疫情中心。

“在这种情况下,人口密度确实是敌人,”斯坦福大学流行病学家史蒂文·古德曼博士说。“在人口密集中心,人们随时都在与更多的人互动,所以它就会成为病毒传播最快的地方。”纽约是美国最大的城市,将它和美国第二大城市洛杉矶进行比较,就可以看出它和其他拥挤的美国城市所面临的挑战。

截至周一,纽约的冠状病毒确诊病例超过1.3万例,洛杉矶约有500例。纽约报告了125例死亡;洛杉矶报告了7名。洛杉矶的人口大约是纽约的一半,而且对冠状病毒的检测也少得多。但研究人员表示,造成这种差异的最大原因之一可能是,加州的居住环境整体而言间距较大。“在这里,我们被分散开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公共卫生学院传染病学教授李·赖利(Lee Riley)博士说。“大家都开车,公共交通系统很糟糕。而在纽约,你们有地铁、公交车、时报广场,住在自己的小公寓楼里。”

通常每天有百万人密集流动于纽约市地铁和公共汽车上。
通常每天有百万人密集流动于纽约市地铁和公共汽车上。 

无论以何种标准衡量,纽约的生活、工作和娱乐比美国任何地方都要拥挤热闹。在一个普通的工作日,会有超过500万人挤上这座城市的地铁——这是洛杉矶半个月的地铁出行人数。纽约有40万人居住在拥挤的公共住房里,远远超过其他任何城市。每年参观时报广场的人数将近4000万人,使其成为世界上最繁忙的旅游景点之一。

在过去几周,随着冠状病毒蔓延到这个国家,拥挤的人群成了易感的目标。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协调员黛博拉·L·比尔克斯博士周一表示,纽约地区的“发病率”即感染该病毒的人口占比接近千分之一,是美国其他地区的五倍。“所以,我要对纽约的所有朋友和同事们说,这个群体在这个时候需要绝对的社交距离和自我隔离,”她说。“很明显,这种病毒已经在这里传播了几周,达到了渗入普通社区的程度。”随着纽约官员在讨论该病毒传播时越来越警惕,对病毒密度的担忧也成了前沿问题。纽约现在是世界上最严重的热点城市之一:这个城市现在的人均冠状病毒病例比意大利还多。州长安德鲁·科莫说,到目前为止,纽约州有2万多人病毒检测呈阳性,157人死亡。2600多人仍在住院。纽约市及周边地区的医院报告了日益增多的病例,院方宣布对医院访客实行新的限制,而且医护人员警告防护装备短缺。科莫宣布计划向医疗机构发放数十万件口罩、手套和防护服,并说曼哈顿的雅各布·K·贾维茨会展中心将被改建为4所“紧急医院”。

但是他说,控制病毒传播的最初措施没有奏效,尤其是在纽约,人们周末聚集在公园里,彼此之间没有保持足够的距离。他说,他仍在等待纽约市的一项计划以防止居民特别是年轻人过近接触,可能会通过对公共场所实施更多控制并向行人开放一些街道。“我触摸了这张桌子病毒可能在这里停留了两天。我走了,明天你来,触摸到那个地方,”科莫说。“在纽约市如此密集的地方,很多人都在触摸到很多地方,对吧?公园长椅、杂货店柜台。想想这座城市的日常生活吧。”

尽管政府命令人们留在家里并避免近距离接触,但周六仍有人在曼哈顿的联合广场绿色市集购物。
尽管政府命令人们留在家里并避免近距离接触,但周六仍有人在曼哈顿的联合广场绿色市集购物。 

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周一表示,他将签署一项行政命令,指示该州医疗总监要求任何从纽约或新泽西飞往该州的人必须遵守14天的强制隔离规定。佛罗里达州的许多冠状病毒病例,特别是在包括迈阿密、劳德代尔堡和西棕榈滩在内的县,都与纽约有关,最近该地区旅行频增,表明纽约人正飞往佛罗里达以逃避限制。根据最初的研究,冠状病毒似乎是通过咳嗽、打喷嚏和吐痰产生的飞沫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它主要由有病毒症状的人传播,但无症状传播也有可能。

病毒已经蔓延至全世界,包括在人口不太稠密的城市和国家。但是研究人员已经注意到,纽约市人口与该病毒起源的中国城市武汉相似,密度也有所相似。没有哪个美国城市像纽约一样作为一个区域经济中心,同时吸引着国际商业和旅游业,每年带来6000万旅客。在冠状病毒暴发使城市陷入停滞之前,每天有超过3000架飞机降落在这里的机场。这座城市吸引了来自邻近州的旅行者和通勤者,时刻容纳着约1000万人。研究人员说,当然,除了密度之外,还有其他原因可能导致洛杉矶等城市的冠状病毒感染率比纽约低。洛杉矶更晚开始广泛的检测,并且因为担心会浪费资源而避免了部分检测。市长埃里克·加塞蒂的女发言人安德里亚·加西亚说,该市有4个检测点,但位置只透露给有资格接受检测的人。周一,洛杉矶县官员表示打算尽快大幅增加检测。

大批人来到皇后区的埃尔姆赫斯特医院等待接受冠状病毒检测。
大批人来到皇后区的埃尔姆赫斯特医院等待接受冠状病毒检测。

影响纽约和洛杉矶感染率差异的另一个因素可能是南加州更温暖的天气,一些早期分析表明这种气候可能会减缓病毒的传播。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称,迄今为止,平均气温高于华氏64.4度(摄氏18度)的地区的病例所占比例不足全球病例的6%。

其他可能的因素包括更好的遏制措施,或者只是第一个被感染者的随机性,以及感染者的去向。不过,公共卫生专家表示,病毒之所以在纽约市蔓延,而其他城市尚未遭受同样程度的疫情,密度可能是最大的原因。他们敦促全国其他城镇留意关注。“纽约市往往是最先受到冲击的,因为人口稠密,而且有非常多的国际旅客进来,”纽约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及纽约卫生部门前主任托马斯·弗里登表示。“现在的问题是,美国其他地区是否会吸取纽约的教训,避免它所面临的可能在未来几天和几周内恶化的局势。”